查看: 7246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诗词] 韶音传妙调,麟鼓庆新春 ——-《海陆风》庚子岁第十四期(总95辑)beplay体育市诗词学会...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楼主
发表于 2021-2-15 17:41:25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卢若希 于 2021-2-16 01:17 编辑



beplay体育市诗词学会庚子
   第十四期(总95辑)
       原创:beplay体育市诗词学会  娃鸣悠扬  

beplay体育市诗词学会编委成员
主编:叶良方
责编:娃娃  黄木群  卢若希
顾问:梦欣





七绝


闻陆河梅花盛放
叶良方
闻道民间过腊八,岭头梅萼冲天发。
人抖精神花抖香,香风直向行人泼。

陆河遊  依叶老师韵
吳漢生
去岁团员一三八,陆河梅圃株株发。
花情有意暗传香,笑艳迊人皆活泼。

薄暮独游龙庭金山湖
杨子怡
曲径风寒暮色多,碧池如镜笑苍皤。
相怜最是湖中影,频向诗人送媚波。

大寒吟
曾向阳
雪地梅边脚印深,朔风鸣树未归人。
寒山涧底清泉响,梦里惊闻小鸟吟。

芭蕉语  题庭文先生画
王奕儒
腊月离人岁月留,晚霞香汗仿初秋。
临窗河上芭蕉雨,不洗相思怎洗愁。

咏梅
紫罗兰
冰封皑雪又如何,敢向严霜斗恋歌。
铁骨一枝向天笑,留凭墨客漫吟哦。

品  菊
吴雁程
寿客清芳迎小雪,邀君寒舍夜烹茶。
应怜今夕当头月,月下杯杯就菊花。

春赋
謝志超
欣喜青春今复来,惑疑香气拂阳台。
东风昨夜呼呼过,应是老家梅又开。

青衣(乌衫)
林小川
粉容淡抹古时妆,莲步轻移水袖长。
唱尽尘寰哀怨曲,声声何忍断人肠。

无题
彭昌善
凡尘勘破鬓须斑,风静无波百样闲。
贪妄嗔痴终有损,身心全在水云间。

官田古寨
山魂(叶建超)
残垣颓壁漫苍苔,海芋山蕉入室来。
煊赫官田何所往,青砖一路任风摧。
注:官田古寨位于beplay体育县梅陇镇。寨长约106米,宽约96米,面积10176平方米,寨墙为灰沙夯筑,残高4米,厚0.52米。据资料,明嘉靖年间,由刘氏长官在此建寨屯兵,是一所具有浓厚军屯文化色彩的古寨。海芋,也叫滴水观音。

立春前
陈湘传
大寒一过立春临,交替冬春岁月新。
万物阳生都蓄势,牛来运转满乾坤。

探春
李纯良
寒冰化尽复为春,蝶乱莺鸣四野新。
且杖竹篙徒行远,京都看尽卖花人。

梅花吟
林佛平
纷飞大雪欲残枝,笑傲严冬自守持。
风雨冰霜何所惧,依然绽放美如诗。
         
梅陇怀古
林汉民
杨安都境好风光,自古梅林遍地长。
世演人轮编色彩,花香不见满楼房。
宋代beplay体育县分为八都,杨安都为八都之一,梅陇属杨安都。

自得其乐
林杞权
开壶续水笑寒冬,袅袅茶香味道浓。
灯影风声吟夜色,书楼作伴自宽胸。

朝夕竹同辉
骆伟
西下夕阳金碧海,东升朝日起霞曦。
愿扶茁壮萌新笋,竹影幽篁有老枝。

咏梅
清河
春步蹒跚扫雪痕,傲梅恣意献红唇。
缘因禀报花消息,撩惹蜂痴醉断魂。

戏题
药理琴音
远离尘俗步东山,常伴林溪牧女还。
归鸟已无巢恋旧,君家带笑画眉间。

雪景乡村
蔡楚标
遥看天地白茫茫,雪压冰封不见阳。
忽见灯笼连屋挂,行人路过暖洋洋。

腊猪兆丰年
陈汝妹
寒流滚滚鼠年除,腊月金牛送白猪。
瑞雪琢成琼玉景,迎新弃旧兆宽余。

碣石后山头公园旧事:

后山头埔与影剧院、排球场的三和弦
卢若希
埔上芳菲醉斗星,千人候场火初明。
排球飞入佳人座,半是无情半有情。

(斗星:廖斗星,陆丰市碣石镇人,笛子
演奏家。)




七律


辛丑迎春有怀
杨子怡
屏前已厌听谀辞,点检吟囊喜疫诗。
愧有仁心徒愤世,幸无媚骨不趋时。
一年厏厊书和酒,半辈蹉跎醉与痴。
鼠去但求真鼠尽,牛来又怕诩牛皮。

海月斋近作 怀叶良方
黄锡霖
浮生肯使付蹉跎,秉笔殷勤耕五坡。
博引鱼龙穷大海,广征战史溯长河。
倾心互重从来少,蜚语相加今古多。
君本骚人厕官界,文章憎命竟如何。
注:叶君著有《beplay体育鱼虾贝藻学俗名对照表》、《beplay体育县军事志》等多部专集。

和锡霖老
吕烈
生涯何患有风波,正气从来继五坡。
观念更新明至理,文章稽古数恒河。
剖心人爱亲情重,赤口何愁痞子多。
听甚野狐山鬼唱,春溪暖矣快观鹅。

敬步黄锡霖老师《怀叶良方》原玉
陆哲斯
如流岁月易蹉跎,舞墨排棋称五坡。
武作鱼书穷学海,行吟急草定情河。
鸿名骏誉昭然至,得意荣宗鹤立多。
一介寒生成智士,其行其素力如何。

次韵谢锡霖、吕烈、哲斯诸诗兄赠句
叶良方
半生风雨历蹉跎,摘句寻章耕五坡。
沧海渺然惟粒粟,世尘纷乱逝星河。
任凭鬼蜮含沙甚,毕竟人间正气多。
诸友殷勤频慰问,笑谈蜚语奈吾何。

寻梅
一羽
青鞋踏破岂辞辛,欲见梅花脱俗身。
香韵风中清入骨,冰肌雪里绝无尘。
推杯便已认知己,对月犹疑是美人。
一样孤怀情亦近,好剖素抱漫相陈。

抗疫至辛丑立春日吟感
孟祥文
荒云衔月隐银湾,醉死孤床度日闲。
笼槛客踪滋困窘,江湖身计瘦苍颜。
春生乍暖胶州水,寒尽初晴长白山。
西舍东邻皆乐业,南疆北域贾商间。

新年
彭昌善
案台日历又翻新,岁月匆匆涤旧尘。
霾雾已随庚鼠去,春风且伴丑牛臻。
几株梅蕊增佳景,数串烟花贺吉辰。
卮内柏椒香溢远,人添福寿地回春。

咏梅
孤鴻鳴
冰陂渺渺弄腰肢,满目苍凉自唱诗。
畅想暗香浮动日,窃思疏影横斜迟。
雪压傲气参差是,风舞豪情萧瑟姿。
遥望关河犹冷落,当知此际不逢时。

暮冬怀远
吴雁程
四垂清浊杂玄黄,节令小寒松负霜。
冬暮依然宾雁晚,雪凝唯见大夫昂。
提炉温酒吁申短,买醉难吟思暗香。
外事再无班定远,吹牛笑死郭汾阳。

游子他乡
陈景元
烈酒重温冷却心,乌云始散月光淋。
红尘一曲圆春梦,墨客孤亭赋韵吟。
淅雨终冬寒已尽,炊烟寄语暖初侵。
东风不解愁人意,游子思乡泪满襟。

觀梅
吳漢生
任它霜雪幾番重,谢盡繁華獨映紅。
不與李桃争艷色,常和松竹笑寒風。
經磨数九呈嬌俏,先報陽春唤蒨葱。            
輕動幽芳迷月夜,凌空鐵骨氣髙崇。

澄海友人寄来沃柑有感
山魂(叶建超)
沃柑澄海寄将来,情意殷殷不忍推。
瓣瓣橙香飘鼻入,丝丝橘蜜润唇开。
芳颜烨烨今方识,玉质敦敦早已培。
东里清纯泽四野,自然造化育良材。
注:*沃柑是一个晚熟柑桔品种,由“坦普尔”橘橙与“丹西”红橘杂交而来,故云“橙香”“橘蜜”。
*刘基《卖柑者言》“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
*东里,指东里河,韩江支流,此处泛指澄海山水。
*尾联隐喻澄海钟灵毓秀才俊辈出。

漁港描说
也力
百变汪洋一望赊,经风历浪是渔家。
潮随节令往而复,网逐波涛叱又咤。
坦荡船歌弥水岸,参差帆影满魚虾。
茫茫大海谋生计,赶汛螺声日未斜。




五绝


冬晓
彭昌善
尖山晓雾笼,古寺几声钟。
催醒梅梢蕊,诗情到九重。

立春乡思
娃娃
新柳沐朝晖,东风暖翠闱。
梁间双紫燕,问我几时归。

重游梅园
紫罗兰
寒野梅初艳,花期又一春。
独来携手处,不看赠花人。

伤世
林汉民
最恨害人瘟,凡间造离群。
远方亲望念,近处友疑云。

苍松琴声
一一诗赠郑美卿老同学
骆伟
歌韵入琴声,苍松伴美卿。
一生清逸气,后代满堂盈。

蝶 恋 花
林佛平
野花遍地开,彩蝶远飞来。
翩起罗裙舞,寻芳忘返哉。

咏竹
——苏武持节流放北海十九年不屈有感
卢若希
凭节凌北海,守正笑长安。
执意四时绿,萧萧千百年。



五律


林泉
彭昌善
老子云:“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久惯林泉,两者可得矣。
何处得宁清,林泉梦里萦。
清潭鱼乍现,碧树鸟时鸣。
阵阵松间籁,涓涓涧内声。
飘来云几朵,邀我往前行。

叶总麻地岭山庄有作
杨子怡
序:叶定华会长麻地岭山庄招饮,面商惠州东坡饮食文化事。面湖围炉,啜茗清谈,一席尽欢,湖光倒影,令人心醉。
地僻湖如镜,山蜒曲似蛇。
倚坡多曲径,面水有人家。
半日沙龙会,一园树影斜。
回眸花补缺,覆径叶翻霞。

怀乡
陆崇璧
妾住山之畔,青峰傍海涯。
衔泥新燕子,日落旧人家。
酒暖杯留客,灯寒影倚花。
春深箫鼓近,垄上遍桑麻。

题《折枝梅》
吴雁程
踏雪当裁句,凛冬思紫阳。
梵家施腊八,骚客列三觞。
未问仙坛上,欲酬山水旁。
折枝吟独秀,独秀荐蒸尝。

赏梅
林汉民
野色芳菲尽,暗香傲骨来。
仙姿拨雪舞,鹤态动霞排。
朵朵添高兴,枝枝助壮怀。
天庭瑶池种,下落世间开。

岁末寄怀
林杞权
鼠气成阴霭,昏天暗未开。
迟迟临岁暮,急急盼年来。
嫩绿摇云露,清香绕雪梅。
春风千载好,百瑞杖牛回。

望春
吳漢生
黑鼠随冬去,黄牛盼泰来。
熙熙陽日至,缓緩霧雲開。
劫過扶傾倒,霜停勵種栽。
風調和雨順,天下一消災。






行香子   登玉皇顶
叶良方
望顶交跫,拾级相逢,擦身过、步履匆匆。天涯游子,听调知踪:是黔中客,浙中友,粤中翁。
且放行踵,莫问来风。念此际、人在云穹。尘心卸尽,乐也从容:願足常健,笔常写,心常雄。

蝶恋花   寒夜
莫凡
连日寒流摧院柳。缺月凝霜,几许凉深透。独夜烹茶香暖手。听风凛冽柴门叩。
电问高堂知冷否。回语叮咛,垂念人依旧。慈告新衣绵特秀。闻言默向家山久。
注:电问,打电话

长相思  东流水
阿羊(曾向阳)
溪水声,瀑布声,声绕窗前那绝陉,小舟又远行。
风惹情,水惹情,江水东流梦未成,乡愁缕缕萦。

喝火令
踏雪
半卷诗书寂,寒风玉案匀。影疏墙角小梅新。未怯旧霜残雪,伫立待归人。
瘦却冰怀梦,洇来掌上恩。更阑思切夜氤氲。一念情温,一念爱无痕,一念云山烟水,不忍两离分。

满江红
陆崇璧
霹雳风雷,肃杀尽、三千魑魅。尘嚣净、共山河语,云飞晴翠。阡陌烟霞鸿影里,长川落日双双媚。试吹箫、揽碧色乾坤,倾杯醉。
当年恨,伤心事。归魂魄,苍生泪。劫火话枯桑,余烬崩坠。四海忧忡闻鹤唳,清商一阕凄凉地。追思矣、冰雪暖寒衣,消嗔恚。

蝶恋花  小寒
吴雁程
寿客曾经前日许,相约东篱,一醉忘秦楚。怎奈疫时难畅叙,杞忧白屋粮无贮。
岁闰霜花迟节序,三九黄昏,独放谁相处。复遇今朝封寺庙,胆瓶秉素同君语。

如梦令 寒夜(后唐庄宗调)
林木锋
帘动空枝摇影,小酒又生诗兴。夜半不能眠,
沏上一杯清茗。湿冷,湿冷,窗外雨疏风猛。

卜算子  咏梅
庆俊
玉骨满林园,倩影盈山耀。何惧风云变幻多,依旧枝头俏。
大地已萌春,响应时令召。任你霜刀雪剑来,立在乾坤笑。

满江红    冬梅吟
清河
地冻天寒,风呼啸、隆冬凛冽。西岭外、傲梅齐绽,饮霜歺雪。千里冰封何足惧,一身晶碧坚如铁。态娇艳,香馥满人间,贞心烈。
芬芳吐,操志节。疏影横,琼枝缀。许身春来报,落英清洁。品格高标花独秀,丽姿寒俏群芳绝。常约邀,岁岁赞梅吟,抒情热。

忆江南 题邓扬威数码版画图文《向往远方之二》
卢若希
飞鹮美,最美好奇心。奋翼但追山与水,驻足惟梦月和云。此去只寻春。

风入松-梅魂
陈景元
季冬气冷雪封天。又见花妍。至寒独秀梅香艳,枝腰俏、风舞姿翩。雾霭披肩白透,丹红唯显奇嫣。
置身山野貌悠然。往事如烟。慕其铁骨凌云志,傲冰霜,未泪长潸。残壁断崖而立,终赢烁古佳传。

菩萨蛮  枕戈待旦
林裕民
萧萧夜雨伤心绪,浮云蔽月妖魔舞。风浪阻航程,荒山路不明。
拭刀磨战斧,意欲擒狼虎。何日得天清,铿锵纵马鸣。

西江月  久违的边城月
草木人
酒后孑行绿道,近旁滚滚车流。夜空仰望絮云浮,玄兔悄然遥守。
圆缺一轮楼角,苦欢廿四春秋。算来挥别两年头,重聚何堪忆旧。

江城子  缅怀清水河大爆炸公安三英烈
杨建东
堪悲警长殉因公。九明忠,水桐雄。志德昂昂,冒险敢冲锋。清水河滨同救火,魂魄去,化长虹。
人民干警建奇功。胆肝红,秉初衷。为国舍家,生死自从容。不惜其身先士卒,成壮烈,誉声隆。
注:1993.8公安部授予“一级英雄模范”称号者:王九明(河南人)、杨水桐(beplay体育人)和曾志德(深圳人)。
            



其他


次韵东坡寓惠龙山补亡诗
杨子怡
序:史载重九龙山之会,孟嘉帽落,桓温使廷尉孙盛作文嘲之,嘉作《解嘲》,文甚超逸,惜不传焉。东坡寓惠作巜龙山补亡》二首戏补其事。余依韵而和,且据巜晋书.孟嘉传》及陶潜《晋故征西大将军长史孟府君传》二文戏补焉。诗凡二章,首补“嘲”,次补“解嘲”之语。才力不及,乘闲翫之耳。

自古重九,登高佳节。
桓温大宴,时聚彦哲。
弦歌绕座,青袍乌帢。
僚佐孟嘉,雄姿英发。
气宇轩轩,儒雅洒脱。
良骥驰鹜,驽马踬蹶。
风来冠落,如厕不觉。
戎服纠纠,满座灿发。
咨议讥之,解嘲豁达。
不卑不亢,无愧巾袜。
举觞扬兕,斗酒相罚。
主宾共欢,无分名爵。


与宴龙山,中有清素。
达媲堕甑,不输雅度。
胸蟠万卷,雄谈肆踞。
履渊自若,生死何惧。
心之已适,如忘带屦。
入无何有,得失奚数。
人生促促,如尘浮寓。
帽既随风,奚复何取。
月为头冠,星为佩璐。
彼既弃吾,何必强附。
无欲无我,果腹鴳鼠。
心贪欲达,如出童羖。

闻熊鉴诗翁九十大寿有忆(有序)
叶良方
月初于雁塔得悉熊夫子九十大寿,诸友纷纷献诗祝寿。予因繁务所累,迁延至今早始得空隙,由是敲键盘为之,竟率然成五言长章云尔。
吾识熊夫子,至今二十载;难忘诗潮起,吟旌树海塞。
邀帖赴省城,欣然来揭彩。相携张许公,更将石老带。
春风百卉盛,瑞日群山黛。济济群才雄,举座霞霭霭。
夫子甫上台,铿锵振神骸;民主官为轻,天地宁倒摆?
言浅意悟深,满室惊寂籁。励志嘱青年,轻声转和蔼。
会罢观红宫,挥笔见文采;题句费人猜:曰心朝彭拜。
吾领夫子意,谓心潮澎湃;革命先革家,天下几人哉?
县宰闻翁来,与会不敢怠;扶持者云云,应景徒表态。
此行墨迹在,得趣留感慨。常具伯乐心,荐贤屡不懈。
风骨仰神州,人间感大爱。今闻夫子寿,贺诗兴未艾。
吾笔虽拙劣,祝翁常康泰。路边发警钟,福寿如东海。

闻邻人逝世感慨
田子壬
北风长发怒,吹过阴间路。
路上众乡邻,古稀犹缺数。
身心蔫蔫伤,寿命匆匆度。
皆为贫病来,先向泉台赴。
阳界有高龄,宽心无重痼。
历经少苦愁,生活多优裕。
人生何异同,对此常开悟。




梦欣评诗


       风尘蚀骨心犹累,鱼鸟忘机意自闲
       ----读beplay体育诗人彭昌善先生五律《林泉》
       本期读诗,主持人娃娃女史先推送一首咏梅之作。读后略嫌遣词用句稍见直白,且历代咏梅诗多如牛毛,写来写去都互相重复,能突破重围而别造形貌者极少极少(余曾劝人慎写梅花诗,并说若能把握“香”、“雪”、“寒”、“春”、“影”、“韵”这六个字不用方可下笔),遂不乐意置评,乃让主持人另送一首。于是便有机会读到彭昌善先生的这首五律《林泉》。
       说实话,《林泉》这首作品,过眼一读,立马就发现瑕疵,诗总共只有8句,竟有3句描述声响,声音之繁复何其轻重不顾者。本想再换一首,忽一转念,这个作品,虽有瑕疵,但立意尚有可取之处,况且,不足之处的评析,或许对其他初学诗者会有更多的启发和借鉴,于是便收下了。
       诗贵立意。诗之立意有三忌:一为俗,二为浅,三为实。俗者,俗体,俗调,俗句,俗韵,俗趣。浅者,只及皮毛,挖掘未能入里,毫无深度可言。实者,不明“文之词达,诗之词婉”的道理,对诗宜“人事之虚用”、言辞“不必副乎意”而必婉曲的特色了解不多,不敢也不能大胆虚构,总停留在眼见耳闻心感知的如实表述上,空灵不足,实证有余,嚼之无味。说彭昌善先生的这首五律《林泉》,立意尚有亮点,就是避免了人云也云的俗调,尽量发掘意趣之深度,让想象插上翅膀,从而能于尾联深化主题。先看其诗:
       老子云:“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久惯林泉,两者可得矣。
       何处得宁清,林泉梦里萦。
       清潭鱼乍现,碧树鸟时鸣。
       阵阵松间籁,涓涓涧内声。
       飘来云几朵,邀我往前行。
说其声音描述过于繁复者,第四句写鸟叫,第五句说风啸松林,第六句又是水流声响,这里值得商榷的问题比较多:第一,声响均为实写,笔墨因叠加而滞重,缺乏灵动的想象空间。
       明代诗评家谢榛曾有“凡作诗不宜逼真”、“远近所见不同,妙在含糊,方见作手”的说法。盖诗追求神韵馀味,宜化清晰为含糊,化实在为虚幻,才能引发人对韵味的想象。第二,律诗的中二联,必须拉开距离,通常是一联实,一联虚。如果二联均写景,则会是一联远观,一联近看。切忌二联轻重不分、虚实不间,意象景观相与交叉。此作颌联见水见树,颈联依然重见树与水,读来难免便有凑句之嫌。第三,颈联的对仗因声音对声音(籁,指从孔穴中发出的声音),好比两条腿都站在一条线上,难免站立不稳,对仗的姿态与形势,趣味与意境,就无从谈起了。是以,颌联还能以见清幽闲趣之意境而值得称誉,颈联则是有失水准的大恶手。
       说本作立意有可取之处,依据有二。首先是作品的创作初衷系由读老子《道德经》有所感悟而触发的灵感。这个立意便有独一性和新颖性,而非人云也云,也非市井之见,更非赶凑潮流,话题迸发出自己的思想火花。其次,首句设问,引导读者跟随自己的脚步一边观察一边思考,有让主题向纵深方向延伸的意味。而尾联妙手,以一个纯属想象的情节巧妙地不结而止,达到言已尽而思无涯的特殊效果。作者到底回答了首句提出的问题没有?似乎有,又似乎没有。说有,是因为作者在发问之后就一路尝试用自己观察到的景象来作为回答。说没有,是作者描述了一系列景观之后觉得还没有找到问题的全部答案,于是方请几朵“云”来当向导,继续探索自己尚未知晓的真谛。正是这个虚构的情节,将主题的深化导向一个极其广阔的空间,这个结尾属于妙手偶得的情形。可以说,尾联的精彩,起到一美遮百丑的特殊效果。
       可见,诗是一种意气与才力两相交融的语言艺术。没有意气,就难有时时迸发的思想火花,灵感就会枯竭。才力不足,则难有挥洒自如恰到好处的语言表达手段,再奇妙的思想火花,也会熄灭在笨拙的词句之中。这里对彭昌善先生一首五律作品的浅评,或许能对一些入门级的诗词爱好者有触类旁通的一点启发。如有分析不当之处,则恳请诗友们批评指正,以便共同学习。









































楼主热帖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顶-加分顶-加分 踩-减分踩-减分 转发到微博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市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